FxCam_1318562427880.jpg  

從上禮拜五開始,工作就像雪花般,不斷飛來。

一件作完接一件,體力心神耗費甚鉅,每完成一件,就恍若隔世。

趁客戶還在整理案件時,稍稍喘口氣,寫寫工作心得。

 

 

這個禮拜翻的題材是文化和財金。

跨文化的議題應該是最複雜的吧。

文化背景不同,同樣的東西,代表的意思就不一樣。

例如中國的龍代表吉祥;西方的龍卻代表邪惡。

除了不同,有些觀念甚至在另外一個語言中,沒有對等的說法。

這時候譯者就要費些心思,想想要怎麼傳遞訊息,又兼顧原文風味。(或只傳遞訊息)

例如:大同世界就專屬中國的說法。

或許有人會想大同世界,就是理想世界,可以翻成utopia。

但我跟其他譯者討論過之後,認為大同世界可以翻成The Worold of Great Harmony, The Age of Great Harmony, etc.

就是不能翻成utopia。

雖然utpoia跟大同世界說的都是理想世界,utopia又跟大同世界不太一樣:uptopia的描述比較細;大同世界比較廣。

如果翻成utopia,就好像是刻意找詞套上去,有些牽強。

再說,「大同」在中文裡,也只有一種用法,像是專有名詞,

所以我還是決定用The World of Great Harmony。

 

接連兩份財金案件,讓我深深覺得,明明有簡單明瞭又道地的中文可以用,

但財金界似乎偏好拗口難懂的「英式中文」。

所以翻財金案件的時候,感覺就像在做「回譯」(back translation)。

例如源文是A語言,譯文I是B語言,再把譯文I翻回A語言。

這種譯法對我來說挺困難的。

根據Nida的理論,翻譯的過程包含:分析(analysis)、轉換 (transfer)、重組(reconstrucuring) 。

以中進英為例,如果中文模糊不清,譯者就難以理解,不能理解,就別提翻譯了。

以現階段來說,我接到的中文,有許多都是英式中文,常讓我想幫客戶順順中文。

 

或許現在人學英文之後,就忘記中文怎麼說了吧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drew 的頭像
Andrew

美食&夢譯

Andre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